第二十一章 伊波利塔之死(3)

      虚弱至极的伊波利塔终于承受不住来自深夜大海的寒意。

  一开始跳入大海时,她尚能勉力在大海里游动。但那时,海战仍在继续,如果她长时间浮出水面,恐怕很快就会在覆盖了火与箭的战场上殒命。

  她只能一次次地让自己抱病的身体下沉、再下沉……

  然后,就失去了再浮起来的力气。

  “巴塞丽莎……巴塞丽莎……”

  即使漆黑的大海深处,也隐隐能听到来自亚速城的士兵们的呼声。

  “巴塞丽莎……”

  大海上的灯光和火光逐渐远离了伊波利塔,冰冷的海水让她的意识逐渐脱离身体。她就像一具离了绳的木偶,无力地向着大海的深渊坠落下去。

  “巴塞丽莎!!!”

  忽地理解了这个词汇含义的伊波利塔猛然睁开了眼睛。在愤怒的驱使下,她挣扎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向着海面游去。

  ……

  “瑞典王,我们打扫战场时,在海滩上发现了这个女人!”

  海盗们带着艾拉走向海岸。沙滩上搁着被海水冲上来的破损战船,旁边散落着断掉的浆、烧焦的帆布、零散的木板。此外还有凹陷的铠甲和缺了口的武器。

  在这些可回收的废弃物中,躺着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女人。

  艾米轻轻地“啊”了一声:“这不是海岛共和国总督身边的那个女仆么?”

  “她还活着么?”艾拉问道。

  海盗们连连点头;“活着的!刚刚我们在海滩上捡东西,忽然就听到有一个很小的声音在喊着巴塞丽莎什么的,我们走过来,就发现了这个女人。”

  “喊巴塞丽莎?”

  艾拉皱起了眉头。她挥手让海盗们先把身体转过去,自己则在艾米的陪同下靠上前,掀开了伊波利塔身上那蔽体的麻布。

  留在那女性丰满胴体上的斑驳的鞭痕震惊了艾拉和艾米。

  “陛下,你看……那么多伤口,还披着麻布……原来她只是一个奴隶么?”

  “不止是这样,艾米,你看她的皮肤,好像得了什么病的样子。”

  “那……陛下,我们怎么处置她?”

  “只是一个奴隶的话就算了吧……我看她怪可怜的。”艾拉说道,“给她找个单独的房间,再找个医生给她看看病吧。”

  伊波利塔忽地剧烈地咳嗽起来。然后,她微微睁开眼睛,想说些什么,但马上又被剧烈的咳嗽给打断了。

  “别急。慢慢说。”艾米擦开喷到自己脸上的唾沫,然后握住了她的手,“你刚刚在喊巴塞丽莎,你是七丘帝国的公民么?”

  伊波利塔点了点头。

  “是被卖到海岛共和国当了奴隶?”

  伊波利塔又点了点头,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巴……巴塞丽莎……我不要留在这里……我……我想回家。”

  “回家?你家在哪里?”

  “德、德尔……斐。”

  话刚说完,伊波利塔头一偏,又晕了过去。

  艾拉叹了口气,帮伊波利塔盖上了麻布。虽然她的医疗知识不多,但也能看出伊波利塔病的极重。就算把她留在亚速城养病,基本上也是没救了。

  “德尔菲倒是顺路。艾米,在我们的船上给她单独找个船舱吧。”

  “陛下,她这样子,真的能活着撑到德尔菲么?”

  “她既然叫了我一声巴塞丽莎……至少也得把她的尸骨给带回去吧。艾米,这些天你不用管我,去照顾她吧。交给那些海盗我不放心。”

  “好的,陛下。”

  艾米点了点头,然后挥手示意海盗们把伊波利塔抬到船上。就在海盗们做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乘机问道:“陛下,海岛共和国的奴隶暂且不管……那些被俘获的士兵呢,我们该怎么处置他们?”

  艾拉闭上了眼睛。再度睁开时,她的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严厉。

  “刺瞎双眼……或是直接阉掉,都行。”

  “陛下,你认真的吗?”艾米盯着艾拉看。虽然她觉得这些海岛共和国人死有余辜,但这却不像是艾拉的作风。

  “艾米,海岛共和国是七丘帝国的属国。它们能放弃了七丘帝国人的身份,七丘帝国的律法却不会放过他们。我别无选择。”

  “陛下,你认真的吗?”艾米又问了一句。

  艾拉再度闭上了眼睛。过了良久,才又睁了开来。

  “清点战利品的时候,有找到海岛共和国记录军功的账册么?”

  “有的,”艾米点了点头,“有好大一本。”

  “就先按照上面的名单来吧,凡是名字在军功簿上出现过的人,全都带到我面前来。就以叛乱的罪名,刺瞎眼睛、阉掉、或是处死……看他们的表现。至于其他人,等我攻下海岛共和国的都城,再一并处置吧。”

  “陛下……你果然还是心软了吗?”

  “怎么,艾米?难道你觉得到了那时候,我会狠不下心么?”艾拉在脸上挤出一丝笑来,“有些事情,我总要去做的……你看,瑞典的那些祭司,不是都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上了么?”

  ……

  伊波利塔被海盗抬到了一艘大船的船舱之中。既然海岛共和国的海军主力已经被消灭,等处理完战俘后,海盗们就要坐着这些船进入黑海海峡,消灭黑海海峡的残留敌军。再往后,他们就要转而封锁阿勒曼尼联军的海上补给线了。

  伊波利塔一路都闭着眼睛,似乎陷入了昏迷之中。可等海盗们一走,她就在黑漆漆的船舱里咧开嘴唇,低声笑了起来。

  “上当了……上当了……真是单纯啊,瑞典王!”

  她在跳水之前换上麻布衣,就是在期待这个机会。利古里亚共和国和海岛共和国是宿敌,士兵们被俘之后不可能会有什么好下场。但如果她被误认为是奴隶……那就有活的可能。

  她不能死在亚速城,她要再坚持一会儿。不亲眼看到康斯坦丁尼耶的毁灭,她就算死也不能安生!

  虽然海岛共和国的海军已经被消灭,但她已经在康斯坦丁尼耶撒下了瘟疫的种子。这黑色的死神,就连阿波罗的光辉都无法驱逐!

  只要再等几天、再坚持几天……她就能看到只剩死人的康斯坦丁尼耶!

  不,不只是康斯坦丁尼耶,还有一个人也要列入复仇的对象——

  “艾拉.科尔涅利乌斯.西庇阿!想不到你这个传闻中被海盗杀死的‘愚蠢者’,居然成了瑞典王……真是让人羡慕啊。但是,你也是西庇阿的一员!咳、等着吧,等康斯坦丁尼耶灭亡,就轮到你了!咳、咳咳咳……”

  虽然剧烈地咳嗽着,但伊波利塔还是在黑暗中断断续续地发出了骇人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