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0 基础

    同一时间,通往鲁东省的高速公路上。

    伍北叼着烟卷心事重重的凝视车窗外发呆。

    对于打劫许子太的那俩损玩意儿,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怎么都想不明白对方究竟是来自何方的妖魔鬼怪,但基本可以确定他俩就是偷袭吕春江的那对牲口。

    “替谁卖命?图谋的又是什么?接下来他们又打算干什么?”

    一大堆问题如同团毛线似的充斥在伍北脑海当中,对于那两个明显满脸高科技的漂亮男人,他越想越觉得疑点满满。

    不同于伍北的焦灼烦躁,此时车内的许子太和江鱼则正处于一种亢奋至极的状态,这俩人一个正扒拉手机刷着美女短视频,另外一个捂着鼻青脸肿的脸颊不停自拍。

    “有啥可看的,赶紧帮我擦掉紫药水,这胯骨轴扭得都快飞边了,这特么要是我对象,必须给她锁在永不见光的地下室里头,省的出去勾三搭四。”

    许子太将手里的药水和棉签一并塞给江鱼,龇牙咧嘴的嘟囔。

    “你懂个六,人家这才是正儿八经的蜂腰翘臀、人间极品,咱就说等去鲁东省以后,你能不能带我正儿八经的见见世面,咱的档次稍微往上拔一点,别总活跃在368、588的层面,好歹破下四位数。”

    江鱼一脸委屈的吐槽。

    “麻溜闭嘴昂,别特么瞎叨叨,不知道的还以为伍哥每月给咱拨的娱乐经费不够呢。”

    许子太慌忙瞪圆眼珠子阻止,唯恐坐在副驾驶的伍北听清两人对话似的,然而伍北却视若无睹,显然对俩人的交谈没有丁点兴趣。

    “别想啦,他们既然选择在太子面前冒头,就说明做好了敌对的准备,接下来肯定还会出现,我记住那俩混蛋的模样了,只要他们再现眼,我保证全部按在你脚边。”

    开车的君九明显感觉到伍北的魂不守舍,笑呵呵的安抚。

    “我在想除了罗天,咱们还得罪过谁?伤吕春江是为了嫁祸虎啸,抢吴康的东西大概率是为了制裁罗天,或者说挑起咱们两家的纷争,也就代表这伙势力不喜欢我,但同样也很反感罗天,对吧?”

    伍北舔舐两下嘴皮发问,那架势更像是揣着答案在等君九肯定。

    “我不敢乱说,不然容易影响到你的思维,但是可以肯定一点的是,他们只希望制造混乱,并不想或者不敢真正置谁于死地,这种做事风格不像罗天,罗天手下的疯子个顶个的癫狂,哪个在乎会造成多大的后果。”

    君九短暂思索片刻后接茬。

    说话的功夫,旁边的君九突然猛打一把方向盘,晃得伍北直接“咣”的一下撞在车窗玻璃上,坐在后排的江鱼和许子太更是直接抱在一起。

    】

    紧跟着就看到一台黑色的“宝来”轿车几乎是擦着他们的车身“嗖”的一下蹿了出去,速度快到了极致。

    “曹特么得!九哥加速嘣他!”

    许子太捂着乌青的眼眶咆哮嘶吼,本来他就被那个唐和什么彼得捶的面目全非,刚刚脸贴脸的跟江鱼又撞了一下,疼的更加难以忍受。

    “对,必须撵上他们!太特么无法无天了!”

    江鱼也气哄哄的咆哮咒骂。

    伍北同样目眦欲裂的怒视渐行渐远的汽车尾灯,牙咬的吱嘎作响,要知道这特么可是在限速120高速路上,又是半夜三更,但凡有点意外,这一车人谁也别想留下全尸。

    本来最应该暴走的司机君九反而最平静,先是点上一支烟嘬了两口,随即将车窗玻璃降低一条小缝,呼呼的寒风瞬间灌入车内,也让狂躁的哥几个顷刻间冷静不少。

    “玛德,真是个神经病,幸亏咱九哥反应快,草特爹得,生儿子没屁眼的狗东西。”

    伍北最先反应过来君九的用意,不过没吭声,而后排的许子太很快也琢磨明白是啥意思,愤愤的诅咒骂咧。

    车速这么快,就算真追上对方能咋滴,肯定不能像平常似的别停,万一狗日的刹不住车,最后不定谁会更倒霉。

    甭管咋说,在群愤激昂的时候,万幸手握方向盘的君九没有头脑发热,这才是一支队伍当中最不可缺少的宝贝。

    “呼,这么一折腾,一下子给我干清醒了,下个服务区换我开车吧。”

    伍北揉搓两下腮帮子出声。

    “开啥玩笑,要换班也是我的事儿,哪有当boss的干车夫,九哥下一班换我昂,我正好检查一下最近的车技。”

    许子太喷着唾沫星子吆喝。

    在级别并非那么分明虎啸公司里,许子太始终处于不上不下的段位,按岁数和入门时间算,他恐怕要逊色于贾笑、黄卓这样的近卫军,甚至都不及蚊子,可是按关系,他好像又总能跟伍北呆在一起,不少人私下暗自嘀咕,要不是仗着便宜姐夫郭鹏程,他估计都没资格身披“虎啸”马甲,可没多少人愿意真正花时间了解,许子太能保持长期混迹伍北左右,更多源自他个人的能耐。

    诚然,许子太是个现实到极点的小人,不光能在危及性命的狠人面前,毫不犹豫的磕头乞怜,而且能在不如自己的弱小身边凶狠如虎,他似乎永远懂得什么时间应该拿出什么面孔去面对相应的人和事。

    这个察言观色的优点看似简单,但真正能做好做完美的人凤毛麟角,不显山不露水的许子太算得上此中翘楚,这也为他日后的不凡成就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