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大结局

    “你……”程小雨有些不好意思,“你的腿又不能洗澡,我的衣服都没有来进来,现在是秋天,你脱衣服这么快做什么,不怕感冒啊!”

    躺在床上的叶默琛却不以为意,“不能洗澡,需要擦拭,拜托你了。”

    “我……”她将他的睡衣放在床边,“我去打水。”

    她很快就打了一盆水,拿着干净的毛巾给他擦拭身体,叶默琛闭着眼睛,应该是很累了,而且感觉像是睡着了,依稀能够听见浅浅的均匀的呼吸声。

    将被子给他盖好,她转身拿着自己的睡衣去洗了澡,出来之后乖乖的躺在床上,伸手抱着他的腰肢,全身都是他的气息,这样安稳的感觉很是舒适,很暖心。

    这一夜比起之前更加的好眠,可是最后醒来却是因为呼吸有些困难,她睁开眼睛惊讶的看着面前靠近的俊脸。

    “唔……”她伸手慢慢的抵在他的胸口,这是什么情况,好好的睡觉啊!

    叶默琛松开她的唇瓣,却将她抱住,“明天我们去拉斯维拉斯。”

    “去做什么?你要去搞赌?”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现在是一个病人,居然还想要去那样的地方。

    “不是。”

    “那去做什么?”

    “结婚。”

    “……”

    于是,第二天,还浑浑噩噩的程小雨已经和叶默琛坐上了去拉斯维加斯的飞机上。#@$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订婚是叶默琛临时说的,结婚连一个求婚都没有,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嫁了。

    而且婚礼再简单不过了,两人宣誓,牧师宣布他们结为夫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更过分的是他们两人的订婚戒指都不在了,结婚戒指叶默琛还没有买,这个婚礼仓促的不能再仓促。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结婚的那个人是他,就就够了。%(

    两人一起从这里出去,叶默琛才靠在她的耳边小声道,“抱歉,我等不及了。”

    “没事,我也等不及了!”她笑着应答。

    “回去之后一定给你补一个盛大的婚礼。”他嘴角轻扬的看着她,显然心情颇好。

    “不用,我们要低调。”他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好不容易才能活下来,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生活,低调的生活。

    “你真不用?”他有些不悦,虽然这个婚接的有些仓促,但是婚礼绝对不能仓促。

    “当然不用,低调才是幸福,我们又不用晒给别人看。”她脑袋朝着他靠去,“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养伤,身体棒棒的。”

    “嗯。”他一定好好养伤,再也不要让她担心了。

    此后的半个月,程小雨和叶默琛都待这里生活,Vivian已经回去忙了,毕竟叶氏不能一直没有人主持大局,叶卢成算是已经退休了。

    而恢复良好的叶默琛已经渐渐丢掉了拐杖,他的恢复能力,程小雨简直叹为观止。

    “今晚睡二楼。”吃晚饭的时候,叶默琛忽然说道。

    “你的腿才刚刚好,不要爬楼梯。”

    “我的腿已经好了。”他认真的看着她,“就这么决定了。”

    她能说什么,说什么还不是被反驳的体无完肤,她老老实实的吃了饭,然后洗碗陪着他上楼。

    之前叶默琛都是要她帮着擦身体,可是今晚他竟然去浴室洗澡了,她刚刚吹干头发,躺在床上心里不停的狂跳着。

    他们现在是合法的夫妻,做什么都是正常的,她心里不停的安慰着自己。

    等看到叶默琛下身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她还是特别怂的一头埋进被子里面,装作一副熟睡的模样,虽然他已经看到了她没睡着。

    感觉到身侧的床下陷一些,她的心就紧张到了嗓子眼,身形忽然被抱住,她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

    叶默琛一脸轻笑的看着她,脸颊朝着她靠近,“这么紧张?”

    “我……”她慢慢的转过身去,抬手掀开被子,“我是担心你的腿。”

    “原来这么久我没有对你做什么,你以为是我腿的原因?”叶默琛觉得今晚有必要好好的教训她。

    “额,难道不是?”她说完害怕的缩了缩。

    “当然不是。”他忽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脸颊靠在她的耳边小声的呢喃,“流产之后你的身体很虚弱,要休息,我在等你。”

    她顿时瞪大了眼睛,白净的脸上瞬间染上一抹红晕,然后叶默琛身体力行的告诉她,他的腿真的没事,而之前也的的确确是因为担心她的身体。

    这件事情造成的严重后果就是,叶默琛计划了快两个月的婚礼,泡汤了。

    因为她怀孕了,不想穿高跟鞋,不想穿婚纱,不想出现在公众场合,总之就是各种烦,除了看叶默琛顺眼之外,看什么都烦,偶尔看他也烦。

    为此,她不止一次的埋怨他,以后孩子的性格肯定和他很像,她可要怎么办啊!

    还指望以后孩子能陪她玩呢!看来是没有戏了。

    生产的那天,天气不错,月朗星稀,夜空中挂着一轮弯弯的月牙,她看着那月色被推进产房,临进去的时候看着叶默琛担忧的脸,心里却没有那么担心了。

    生产很顺利,儿子六斤多,可是叶默琛进来的时候都没有看宝宝一眼。

    直径走到她的身边,握住她的手,在她的额前深情一吻,才感慨一句,“总算是把那小恶魔卸货了。”

    “对,都是他的错。”不然她的脾气怎么可能那么不好。

    这时赵玥抱着从护士的手里接过宝宝,笑着问道,“取名字没?”

    “叶念一。”叶默琛低头看着她,“喜欢吗?”

    “喜欢。”

    纪念第一个宝宝吗?如果二宝知道他名字的来源,会不会恨死他不靠谱的老爸?

    “我也觉得挺好听的,又好记。”赵玥低头看着怀里的宝宝,“念一,念一。”

    四年后的一个傍晚,英豪高中的道路上开满了木樨花。

    程小雨和叶默琛看着前面不断小跑的叶念一,她的手臂忽然被他抱住,“给念一填个妹妹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忘记我怀他的时候了?”程小雨一想到那个画面,就不由得嘴角抽搐。

    “原来这颗树已经这么大了,你还记得吗?我给你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里!”她指着远处的木樨树转移话题。

    “你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学长,卫生间怎么走。”叶默琛一本正经的开口。

    脑海里面回想起程小雨托着行李箱,捂着肚子,急急忙忙找卫生间的画面。

    “我……”她扭头看着他一脸的轻笑,“我完全不记得我问是你,但是我记得我头晚吃错东西,去报道的时候的确拉肚子。”

    “是我。”叶默琛一脸淡定的开口,

    “叶默琛你丫的骗了我这多年,你说你是不是早就对我一见钟情了?”

    “爸爸,妈妈,你们快点,蜗牛一样。”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