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换牙

    小之玉自幼时就懂事得早。

    几个月大的时候沈家日子还好过,也幸得南枝做月子的时候吃的好,这才没有落下病根来。

    之玉几个月大的时候沈温辰一去不回,家里的两个老人整日都是愁苦着一张脸,小娃娃有记忆开始,爷爷奶奶就一直躺在床上。

    他生得有些瘦,每天就坐在院子里玩他的小木马,总能看见自家阿娘瘦瘦的背影端着臭臭的汤药送到爷爷他们屋子里去。

    后来奶奶走了,被放进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大箱子里去。

    家里来了好多带着白帽子的人。

    再后来,家里的大圆桌子没了,大大的床没了,家里的箱子也没了,阿娘脑袋上好看的银棍棍没有了,连他的小木马,也被人带走了……

    他又高了些,但是阿娘看着自己的眼神总是带着些难过。

    爷爷走了,也被装进了那个大大的箱子里去。

    家里没有米粮,阿娘总带着他去山上挖野菜吃。

    野菜有些苦,他不喜欢吃,村里的爷爷奶奶就悄悄给他塞些粗粮饼子。

    可是每次阿娘挖了好多好多的野菜回来,她就会变得很奇怪,总是把那些辛辛苦苦挖回来的野菜全部都扔掉。

    再后来他大了些。

    隔壁的石头哥哥总说他是没有爹的娃娃,他不记得阿爹是什么样,他有阿娘,有阿娘就够了。

    一直到他三岁,阿娘突然有一天不动了,他心里害怕,害怕阿娘就像是爷爷奶奶一样要被装进大大的箱子里去。

    可能是天上的神仙觉得他可怜,阿娘醒了,还带着他找到了许多吃的。

    他好喜欢那样的日子。

    不用饿肚子,不用被石头哥哥欺负,阿娘总会揉揉他的脑袋,亲亲他的小脸。

    就连他的阿爹也回来了,他成了有爹有娘的娃娃。

    可是后来村子里逃了荒,阿娘总问他怕不怕,他晓得,他有阿娘和舅舅他们,他不怕。

    但是阿娘走了,当着他的面不见了。

    阿娘总说他是小福星,可是任由他怎么向天上的神仙许愿,阿娘也没有回来。

    一直到几个月前,他看见了阿娘,鲜活的,会笑着抱住他的阿娘。

    可是阿娘自那之后变得好忙,每天都早早的离开家,很晚才会回去。

    小之玉瞧着南枝,脸上有些委屈。

    南枝被小家伙的眼神瞧着心里揪得发疼。

    “姑姑,你好忙呀,弟弟想同你说说话的时候,你都不在。”林子翰看着弟弟哭了,心里也有些难受起来。

    他和豆豆下课回家后虽然也不能总见到自己的阿娘,可她们收了摊后也会同他们说说话,问问在书院过得怎么样。

    明明大家都住在一个院子里。

    可只有小之玉,偶尔才能见到姑姑一回。

    南枝本就有些心疼,听了侄儿的话不由得有些羞愧。

    她到底是有些忽视了之玉。

    开这个酒楼她带着私心。

    或许是怕别人会觉得自己配不上沈温辰,也可能是因为她自己的自卑。

    可到头来自己还没做出个什么多大的成绩,之玉就被她给冷落了。

    “之玉,是阿娘错了。”南枝伸手抱住小娃娃,感觉到了孩子的身体微微发颤,不由得更是愧疚了些。

    她小时候也羡慕那些有爸妈的娃娃,到这儿来之后她就下定了决心要将之玉好好养大,结果她还是忘了自己的初衷。

    偏偏是这样感人的时候,之玉突然涨红了脸,小声说道:“阿娘,我,我的牙齿掉了。”

    南枝还在难过的心顿时一滞,只是一个抬眼就看见了自家儿子的手掌里正躺着颗乳牙。

    “阿娘,之玉长大啦。”

    没有儿子会怪娘的,小娃娃也只是委屈了那么一下,转头就又开始向着自家阿娘卖起了乖来。

    “是,咱们之玉又长大了。”南枝揉了揉小娃娃的脸蛋,从他的手里接过了那颗小小的乳牙。

    “之玉掉的是哪儿的牙?”

    “是下面的牙!”小家伙笑嘻嘻说着话,索性嘴不大,否则说话的时候还会漏风。

    “那阿娘就给咱们之玉把牙齿扔到屋顶上去。”

    只是母子间的几句腻歪话,听得一旁站着等着挨罚的三个娃娃有些发懵。

    就这样,他们逃学的事情就揭过去了吗?

    小米格外震惊。

    一直到南枝离开了书房,小之玉这才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好啦。”

    林涧朝他比了个大拇指,肯定的点了点头。

    所以还是得弟弟才行。

    还不等之玉开口,就听见书房的门又吱呀一声被推开。

    南枝正环臂站在门口,一脸黑线得瞧着他们。

    她就晓得,这之玉随了他爹,是个不着调的。

    虽说刚刚她能看出这小娃娃确实委屈了,可到底是自己儿子,她还是能看懂一些的。

    “阿娘,你怎么来啦?”小家伙换上了一副笑脸,一双眼睛恨不得眨上个千八百遍。

    南枝却是已经免疫,只傲娇的冷哼一声,开口道:“今天你们四个,一人多罚写三张小字,明早我要检查。”

    说完,这才捏着那颗小乳牙回了屋子。

    四个娃娃一脸的颓废之气,唯有小米虽然颓废,却也松了口气。

    虽然要写三张小字,可这压根也算不上是什么什么惩罚,权当是练字罢了。

    月光皎洁,南枝站在屋前刚要寻个好些的位置就听见屋顶传来了些细碎的声响。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手里的小乳牙就已经脱手朝着那屋顶砸去。

    沈温辰刚站住脚,就觉得脑袋上一疼,伸手一接,只看见是一颗小小的乳牙,顿时有些好笑。

    这才飞身下了屋顶。

    “南南,你这是干嘛?”

    沈温辰有些哭笑不得,捏着那颗小牙看向了南枝。

    “之玉掉牙了,扔到屋顶上,这才能让他以后的牙齿长得直直的。”南枝解释了一句,有些自豪。

    有人说这是封建迷信,可奶奶从小就这样跟她讲,她一直深信不疑,就连自己长了一口好牙,她也认为是这样做的功劳。

    虽然她心里明白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没什么钱买零食吃,加上奶奶是个爱干净的,总监督着她刷牙,这才得了一口不用花钱的牙齿来。

    “那我一定给他丢得高高的去。”沈温辰眼里带着宠溺,将南枝拥入了怀中。

    他实在想念她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