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完)

    “爸爸,你怎么知道他挣了很多钱啊?”小曼瞪大了眼睛,好奇的问。

    也难怪她会好奇,挣钱的事情,还没发生呢。

    许莫笑了一笑,“因为我是爸爸啊。”

    小曼听得一呆,接着笑道:“爸爸好坏。”嘴里这么说,还是凑到许莫脸上亲了亲。她正在吃桃,桃汁沾在了许莫的脸上。

    许莫笑道:“桃汁都沾到爸爸脸上了,给我擦擦。”

    “嘻嘻!”小曼笑了一笑,又在许莫脸上亲了一下,才伸出小手,帮许莫把脸上沾着的桃汁擦干净,然后继续吃桃。

    她咬了一口桃子,继续询问:“然后呢?爸爸。”

    许莫道:“开车撞人的那个人,由于撞了人,心里不开心,给家人打了个电话,撞人的事情被家人知道了。”

    “那他的家人一定也很不开心,是不是啊?爸爸,他爸爸知道了,一定很担心。”小曼天真的问,明亮的眼睛盯着许莫。

    许莫点头,笑道:“最不开心的是他妈妈。”

    “嗯!”小曼一愣,再次点头,又问:“爸爸,他妈妈不开心,哭了么?”

    “妈妈经常哭是吗?”许莫问小曼。

    小曼点了点头,略有惭愧的道:“妈妈想给小曼找个爸爸,小曼不同意,妈妈怪小曼惹她生气,总是不体谅她,所以才哭。爸爸,你回来了,就别再走了。”

    许莫不置可否。岔开话题,“那人的妈妈不开心,打电话给那人的弟弟。”

    “为什么要打电话给那人的弟弟?”小曼又问。

    许莫道:“因为他妈妈不开心。总要找个人说啊。找个人说说,心里轻松了,也就好了。”

    “哦!”小曼会意过来,点了点头,道:“妈妈不开心的时候,也会对小曼说。”

    许莫又道:“那人的弟弟是一名海(军)(军)官。现在正在海上的一艘军(舰)上,听到妈妈的话之后。见妈妈不开心,自己心里也不开心。”

    “小曼见妈妈哭的时候。自己也不开心。”小曼道。

    许莫笑了一笑,继续说,“那人的弟弟不开心,就走出来。结果却犯了错,受了惩罚。罚他在外面站着,他在外面站着,结果看到一条大鲨鱼。”

    “看到了一条大鲨鱼?”小曼一惊,“大鲨鱼要吃人的。”

    许莫笑了一笑,“是啊,不过这人是在军(舰)上,不怕大鲨鱼吃人。不过,他心里不舒服。所以对这大鲨鱼开了一枪。”

    “对大鲨鱼开枪?”小曼又是一惊,“然后呢?爸爸,大鲨鱼是不是生气了?”

    “是的。大鲨鱼怒了,攻击军(舰)。”许莫回答。

    “他们出事了?”小曼问。

    “怎么会?”许莫摇头,“军(舰)上的人,不会出事的,他们杀死了大鲨鱼。”

    “哦!”小曼略微放心,再次点头。

    许莫接着往下说。“大鲨鱼的死亡,血液流在海里。结果却引来了一只大章鱼。”

    “一只大章鱼,多大?爸爸。”小曼又是吃了一惊。

    “很大。”许莫随手比划了一下,继续说,“大章鱼攻击了军(舰)。”

    “军(舰)上的人危险了?”小曼问。

    “没有危险,他们打走了大章鱼。”许莫道。

    “哦!”小曼点了点头,再次放心了些。

    “那只大章鱼被打伤了,一只向深海潜,在深海前行的时候,又遇到一只深海电鳗,大电鳗和大章鱼打了起来。”许莫道。

    “啊!”小曼再次一惊。

    许莫笑了一笑,“别担心,宝贝。大电鳗和大章鱼大了起来,这两个怪物实在太大了,惊动了海底下很多小鱼小虾。结果整个海底混乱了起来,一不小心,大电鳗坠进了海底的一个活火山的火山口里。”

    “火山口里。”小曼一惊,忙问:“哪会怎样?爸爸。”

    “你看那。”许莫伸手一指,让小曼去看远方的大海海面。

    小曼探头看过去,结果却什么也没看到,摇头道:“没有啊,爸爸。”

    “再看。”许莫道。

    小曼盯着许莫所指的方向看,结果那个方向,徒然间的亮了起来,云霞滚动,紧跟着出现了海市蜃楼,这海市蜃楼,明显是整个海面的情景,看起来美丽至极。

    重重水浪像是一面面高大的水墙一样,从地面涌出,竖了起来,就算从海市蜃楼上看,至少也有几百米高,水浪折射着阳光,就在海面上面,架起了一道道彩虹。

    “好美丽。”小曼忍不住的欢呼惊叹,一时之间,看的呆了。

    “还有更好看的呢。”许莫再次拿起一块石头,作势想要向水里弹去。

    小曼看到了,忙道:“爸爸,让我来,让我来。”

    “给你。”许莫把石头交给小曼。

    小曼拿着石头,却又迟疑起来,询问许莫:“爸爸,我来行么?”

    许莫笑道:“只要时机对了,目标对了,用力大小对了,任何人来都行。”

    “哦!”小曼听得将信将疑,想了一想,便要将手里的小石子向海里扔去。

    “不是那样做的,宝贝。”许莫连忙制止。

    小曼一愣,急忙停下,问:“爸爸,那要怎么做?”

    “这样。”许莫道,“我教你,你把石子拿起来,准备向海里投,我让你什么时候投,你再什么时候投。”

    小曼满脸欢喜,认真点头。

    许莫指挥着,“手架起来一些,再架起来一些,手臂抬头。对,就这样。等着,我数一二三。你就开始投。”

    随后等了一下,许莫才开始数数,“一,二,三。”

    小曼等他数到三字,立即就将手里的石子向海里投去,那颗石子。立即脱手飞出去了。

    小曼自己还有些担心,“爸爸。这样真的可以么?”

    “已经可以了。”许莫笑道。

    “后面发生了什么啊?爸爸。”小曼问。

    许莫耐心解释,“这颗石子,落在海里,惊动了……”

    好不容易才把这番话说完。小曼一直认真的听着,听完之后,才问许莫:“爸爸,什么时候才能生效。”

    “自己看。”许莫伸手向远处一指,小曼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但见另一面的天边,突然同样亮了一下,云霞翻动,又是还是蜃楼生出。海市蜃楼里面,同样是一道道海浪形成的高大水墙,溅起无数浪花。浪花当中。又夹杂着一道道七色的彩虹。

    这个时候,另一面的海市蜃楼还没消失,这一面的海市蜃楼便已涌起,两道海市蜃楼相互辉映,一个在南边的天边,一个在北边的天边。看起来美丽至极。

    “啊!”小曼再次看的呆了,呆了片刻。才道:“爸爸,我要把它们拍下来,带回去让妈妈看。”

    “妈妈已经看到了,宝贝,不过,你愿意拍下来,就拍下来好了。”许莫想了一想,转身回去,将起先三个昏迷的人的摄像机拿了过来,让小曼使用。

    父女两个就站在悬崖边上,许莫看着小曼拍摄天边的海市蜃楼。

    “好美丽。”小曼盯着摄像机里的海市蜃楼,还在惊喜赞叹。

    那海市蜃楼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消失。小曼一怔,“爸爸,消失了。”

    许莫笑道:“它们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使命,当然要消失了。”

    顿了一顿,才道:“宝贝儿,退后一些。”

    说着拉着小曼的小手退后。

    小曼心中诧异,却依然跟着许莫退后。两人退出去一定距离,这才感觉到,整个大地突然晃动起来。

    “啊!是地震。”小曼吃惊的道。

    “是海底火山喷发形成的地震,不过不要紧,已经过去了。”许莫淡定的道。

    “哦!”小曼愣了一下,好奇的向许莫询问:“爸爸,你为什么要制造这场火山喷发?”

    许莫笑道:“一来爸爸许久没有见过小曼了,制造一场海市蜃楼让小曼看看啊,小曼喜不喜欢?”

    “喜欢。”小曼一听大喜。

    许莫接着道:“二来这儿本来要有一场海啸发生。”

    “海啸?”小曼听得一惊。

    “是的。”许莫道:“这场海啸,本来应该发生在今天,海浪冲上来,淹没这片地方。现在有了这场海底火山喷发,海啸也就不会发生了。”

    “哦!”小曼沉默下来,想了一想,问:“爸爸,你是为了小曼才这么做的么?”

    许莫并不直接回答,“爸爸许久没有见过你了,这是送给你的礼物。”

    “其他人也得救了呢。”小曼道。

    “嗯!”许莫笑着道:“他们是托了我女儿的福。”

    小曼再次开心起来,开心过后,却又脸现沉郁之色,摇头道:“可惜不能让他们知道。”

    “不要紧的,小曼自己知道就好了。”许莫道。

    “嗯!”小曼闻言再次恢复了喜悦。

    “这儿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咱们也可以下去了。”许莫想了一想,对小曼道。

    “嗯。”那就从这儿下去吧。小曼自然没有异议。

    许莫将内存卡从摄像机里取出来,又将摄像机给那三人放回原处,从身上取了一些钱出来,扔在其中一个人旁边,随后又把那枚内存卡给了小曼,道:“这些钱,算是买他们的内存卡。”

    小曼点了点头。

    当下两人便从山上下去,依旧走老路,坐着缆车返回。

    下了山之后,又向另一个方向走,小曼道:“爸爸,你去看看妈妈吧?”

    许莫迟疑了一下,摇头道:“还是再过一会吧,过一会去见你妈妈。”

    小曼想了一想。便答应了,问:“爸爸,咱们到哪儿去玩?”

    “你说呢?”许莫转问小曼。

    小曼想了一想。却也不知道应该去哪儿才好。她随手向前一指,“爸爸带我到那儿走走吧。”

    见到许莫之后,她心里实在太开心了,因此不管到哪儿,对她来说,感觉都一样,不管到哪儿。只要有许莫在,心里都是同样的开心。

    许莫答应了。牵着小曼的手,一直向前走,其间经过一个投注站。

    小曼向里面望了望,突然想起了什么。向许莫询问:“爸爸,你是不是知道明天的中奖号码?”

    许莫笑了一笑,“你想要钱么?”

    小曼吃吃一笑,道:“妈妈怕小曼乱花钱,从来不多给钱,嘻嘻!小曼自己挣钱自己花,爸爸,是什么啊?”

    许莫凑到小曼耳边,小声说了。

    小曼从身上取出一个小钱包。结果小钱包里只有几块钱。她想了一想,便向许莫望过来,“爸爸。你身上带钱了吗?”

    “自己拿。”许莫直接取了一个钱包出来,递给小曼。

    小曼只取了一张大钞,“一张就够了,中的太多,别人就要怀疑小曼了。”

    “有爸爸在,中的再多。也没人能伤害你。”许莫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小曼的头发,微笑着道。

    “我知道爸爸厉害。可是小曼不喜欢出名。”小曼笑了一笑,就向投注站里走。

    许莫也不进去,站在外面等待。少顷,小曼从投注站里出来,拿着一张彩票,对许莫晃了一晃,接着收了起来。

    许莫顺手将她抱起,两人继续向前走。这条街有点长,父女两个一直走到天黑,来来回回的逛,逛了好多圈。

    杨茵打电话来,催促许莫送小曼回去。

    “爸爸,你见见妈妈吧?你也有好几年没见过妈妈了。”小曼道。

    许莫其实并不愿意见到杨茵,听了小曼的话,还是点头。

    和小曼一起,向小曼的家里走去。

    杨茵带着小曼,在几年前搬到a市,紧跟着便在a市住了下来,两人的家便在附近的某个小区,环境倒也不错。

    许莫抱着小曼,一路回去,到了那小区里面,倒是碰到了不少人。

    有人认识小曼,又看到许莫,顿时愣怔了一下,向小曼询问:“小曼,这是谁啊?”

    小曼开心的向人介绍,“这是我爸爸。”

    小曼和杨茵母女间的事情,这些街坊邻居显然都知道一些,因此听了小曼的话,不禁露出微笑。一个老太太笑着问:“小曼,你妈妈终于要再给你找个爸爸了么?怎么?这一个爸爸,小曼同意了?”

    小曼和杨茵家里的事情,这些人都知道一些,知道杨茵一直想要再找一个男人,小曼却从来不同意,母女两个因为这件事情,没少争吵。

    杨茵宠着女儿,见小曼不同意,倒也没有非找不可,私下里一个人的时候却没少哭泣。

    这些事情,街坊邻居自然也都知道。

    因此听了小曼的话,这些人微笑的同时,心里也感觉到了惊讶。

    小曼听了那个老太太的话,连连摇头,道:“不是的,李奶奶,这是小曼的爸爸,亲爸爸。”

    小曼向别人介绍的时候,脸上布满了欢喜和自豪之意。

    这些人听到小曼说话的口气,再次一愣。

    那个老太太盯着许莫,打量了片刻,才问:“年轻人,我听小曼的妈妈说,你失踪了很多年了,现在这是……又找回来了?”

    许莫摇头道:“老太太,你弄错了,杨茵说的那个,不是我。”

    “不是你?”老太太又是一怔,疑惑的道:“如果不是你,怎么小曼说你是他亲生的爸爸?”

    许莫摇头道:“这孩子第一次见到我,就把我当成她亲生的爸爸了。”

    “哦!”好几个人露出恍然的很色,神色却微微有些怪异。

    小曼一个劲的道:“怎么不是?就是亲生的爸爸,就是。”说着搂住许莫的脖子,“反正我就一个爸爸,爸爸,你就是我爸爸。”

    “年轻人,杨茵知道你么?”那个老太太看到这儿,忍不住又问。

    “知道的。”许莫笑着分辩道:“正是因为杨茵说过,我和小曼的爸爸很像,所以小曼才将我当成了她的亲爸爸,其实不是的。”

    “哦!”老太太这才明白了,其他人看样子也都明白过来。

    小曼还在大声的,“就是亲的,就是亲爸爸。”

    那个老太太已经对许莫道:“年轻人,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你和小曼赶快回去吧。杨茵早就在等小曼回来了,这一会八成着急了。”

    许莫‘嗯’了一声,抱着小曼继续向她家里走。

    小曼还在对许莫道:“就是亲的,爸爸,小曼只有一个爸爸,就是你,爸爸,你以后再说不是亲的,小曼就哭给你看。”

    “好吧。”许莫笑了一笑,只当小曼是小孩子在撒娇,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两人到了一处院子前面,许莫抱着小曼,小曼伸手去按门铃。

    很快就有人过来开门,杨茵的声音从门后传了出来,惊喜的道:“是小曼回来了么?”

    “是我,妈妈,还有爸爸也来了。”小曼回答。

    房门打开,杨茵从里面探出头来。她的样子看起来和几年前并无太大变化。

    杨茵看到许莫,却吃了一惊,“你……你……”

    下意识的向许莫右手背上望去,看了一眼之后,失望的摇头,“真像,真像。”

    许莫询问道:“你觉得我和小曼的爸爸很像么?”

    “几年前就觉得很像,不过那时候看起来没有现在像,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同一个人。”杨茵失望的道:“但是你手背上没有伤疤,否则我就完全认不出来了。”

    “妈妈,你说爸爸的手背上有被人咬出来的伤疤是么?”小曼问。

    杨茵点了点头。

    “现在有了。”小曼突然拿起许莫的右手,送到嘴边,用力咬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