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绷带系扣

    两年后,横滨河堤。

白发的少年衣衫褴褛、气息奄奄地趴在地上。偶尔还能听见少年腹间传来代表着饥饿的咕噜声。

傍晚的夕阳余晖斜斜地在他身上,看好不可怜。

早苗就是在这个时候看见少年的。

当上咒术师之后她的活忙碌许多,不过因为身份上的特殊性,早苗相比起别的咒术师会自由很多。至少她不会成为一个全年无休的卑微工人。

刚结束一向任务,她就趁着空闲的假期回到横滨。

本来想先联系阿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能通阿治的电话。于是早苗只好先回到横滨。因为时间已经过武装侦探社的上班时间,早苗才会沿着河算散步回家。

看少年的这身衣服也不像是离家出走的小孩。

早苗正想下去询问少年是否需要帮助,就看见河流里飘来奇怪的一双腿。

那条裤子和那双鞋子看上去可疑地令人眼熟……早苗略微停顿脚步。

少年却在短暂的思考后就奋不顾身地跃进河中,虽然现在还是夏天,但接近晚上的时候河水的温度也还是偏低。等少年把落水的人从河里救上来的时候已然是浑身湿漉漉的落水狗状态。

被捞上的人有着一头黑发,身上穿着茶色的长风衣外套,胸口还戴着价格不菲的波洛领结。无论怎么看,这个人都是那个早苗数个电话不接的太宰治本人。

早苗眯起眼睛。

太宰治似乎还没有察觉到站在河堤上俯视着他和少年的早苗。

直到国木田顺着河流一路找来,青年本想对在工作中玩忽职守、一言不合就跳河的太宰治破口大骂,但在那之前,他看见对岸河堤上好整以暇看戏的少女。

能治得太宰治的人不多,樱见早苗就是其中之最。

国木田独步顿时平息。

他扶扶自己的平光眼镜,心平气和地喊对岸的太宰治:“太宰!知道在工作中随便离开会给人添多大的麻烦吗!”

“国木田君今天意外得好说话呀?”太宰治有些意外,他刻意地左右张望着似乎是想找出国木田独步反常的原因,“真是可疑。”

尽管再可疑,他也没从风平浪静的河面和荒无人烟的河岸看出什么不对劲来。

伏趴在地上的少年饥肠辘辘,肚子再一次发出劝告身体进食的声音。

国木田独步下意识地看一眼河堤之上的少女,只见早苗对他摇摇头,食指抵在唇间示意他不要出声。

早苗慢悠悠地背着手跟在觅食三人组的身后,眼看着他们进一家专门售卖茶泡饭的餐厅。她思衬片刻,觉得这顿饭最后买单的人大概又会是国木田君。

跟着三个人进餐厅,早苗施施然地在他们隔壁坐下来。

在中岛敦好奇地量着少女的时候,早苗正捧着智能机给她一座之隔的某人发邮件。

早在国木田没控制住自己眼神往河堤上瞥的时候,太宰治就隐约猜到答案。他们三个人一路从河边走过来,少女不躲不藏、大大方方地跟在他们后面,也就饿疯的中岛敦还毫无知觉。

【阿治看到我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笑)】

早苗这两年的性格不知道是不是在高专学坏,偶尔在太宰治理亏的时候会突然的冒出一点腹黑的属性来。

【这不是看见阿苗太高兴嘛】

明明相隔不足一米,两个人却仍然坚持使用邮件沟通。

【阿苗吃过晚饭吗?】

【来之前吃过,五条老师请的客。】

【这次能待多久?】

【是长假!】

早苗口中的长假一般都会长达一至两个月。太宰治挑眉,终于没忍住回头。他手臂一伸,正好能够到少女没有靠近他这一边的肩膀。

他轻巧地一个用力,就在中岛敦目瞪口呆地注视中将少女揽进自己的怀里。

什……什么情况?

然而被“强抢”来的少女不喊也不闹,顺其自然地就把头靠在太宰治的肩膀上。中岛敦脸上的表情有点梦幻。

就坐在太宰治另一边的国木田一脸嫌弃。

早苗本来不算陪着太宰治一起去抓老虎的。不过她也确实很久没见侦探社的众人,所以权衡之后还是跟着太宰治一起去工厂。

当咒术师的这两年早苗长很多见识,奇形怪状的咒灵也见不少,但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在人和动物两种物种间自由转化的情况。这就是异能力吗,真的太神奇。

抱着对异能力的敬畏心,早苗戳戳昏睡在地板上的少年。

这位名叫中岛敦的少年虽然瘦骨嶙峋,但脸颊上却还有一块软肉。

“你算让他也加入武装侦探社吗?”早苗抬头问道。

太宰治收起手上的完全自杀手册,他俯视着伏趴在地板上就睡着的少年和半蹲着准备起身的早苗,果断地选择自己香香软软的恋人。

“我怎么觉得自从小早苗去高专以后太宰你就越来越黏人?”黑暗中,穿着白衬衫和黑裙子的女性翩跹踱步而来,她的语气揶揄着挤兑太宰治,却对话中的另一位主角亲昵十足:“小早苗隔这么久才回来一趟,你不会又要独占吧?”

她是在内涵早苗上次回来的那一趟。

高专鲜少会给早苗派高难任务,所以大多数时间早苗只会去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唯独上一次任务期间遇到点意外。

任务本身并没有什么难度,除地方稍微有些偏远会耗费一些时间在路上,其他方面本不应该消耗早苗太多的时间。但早苗在回程的路上正好遇上执行蔷薇送返任务的三月玛琪和四月艾珀。

以及格莱德事件中的那个背叛者。

早苗一直回避着蔷薇送返,她怕自己承受不住受害者家属伤痛的眼神。

即使是特意地回避这件事,她也在无意中撞见,或许这就是机缘巧合。所以早苗临时改变行程,和玛琪、艾珀一起走一趟。

因为改行程,早苗比预定的时间晚两个月才回横滨。

而那段时间太宰治也正好因为侦探社的工作走不开,所以那次是两人两年间分别时间最长的一次。更因为早苗耽误的时间太长,回横滨只能呆两天就要去执行高专分配的下一个任务。

短短的两天时间,除去八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两个人能相触的时间实在是太短暂。

于是太宰治做一个幼稚的举动。

他把自己身上的一截绷带解开绑在早苗的手腕上,整整两天,他去哪早苗就只能跟着去哪。

侦探社里他的工位旁甚至加一把椅子。

要不是早苗拼死反抗,可能他连洗澡都想拉着早苗一起洗。

“过分!”

“砰”地一声,太宰治手臂间垂下来的绷带一直绵延着垂落到地上,属于少女的那一段大概还留有余温。

太宰治对着禁闭地浴室门忍不住笑两声。

“阿苗——”

里面的动静明显地停顿一瞬,紧接着是被闷在水雾间的声音:“你不会一直等在门外吧?”

“不可以吗?”太宰治反问地理直气壮。

早苗捏紧手中的花洒,磨磨牙。阿治这样好像变态……

不知道是不是和早苗有玄妙的心灵感应,“变态”太宰治紧接着做出更变态的发言:“阿苗应该知道这种程度的锁是拦不住我的吧?”

浴室门的磨砂玻璃立刻迎来一次花洒冲击。

“闭嘴!”

再逗就过火。

太宰治老实地消停下来,眉梢和嘴角的笑意却始终无法压制住。他心情很好地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手腕间垂着的绷带一直小幅度地晃荡。

大概是门口杵着一尊随时有可能失控的太宰治,早苗这次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在泡澡上。等一切穿戴整齐,她拉开一条门缝,先把左手的手腕递出去:“不准有意见,白天是阿治要工作所以才同意你绑我右手的。晚上该换你。”

太宰治当然没意见,他笑眯眯地重新替早苗绑上绷带。

这一次要比白天松垮许多,两个人共同的家里给他极大的安全感,再重新绑上绷带也只不过是为偶尔的情趣。

更重要的是,虽然左手不是惯用手,但他也不是不能用。

想起这桩往事,早苗还有些尴尬。但太宰治面不改色地把与谢野晶子的话当做对他的夸奖并引以为荣。

早苗捂脸:太丢脸。

“嘛……看来小早苗这次应该会待很久。”乱步眯着眼睛晃晃悠悠地走进来,“不然这只小老虎也不会是太宰亲自收拾。”

和好久不见的众人再次团聚,早苗心情愉快地和与谢野医、直美拥抱一下。

宫泽贤治本来顺手跟着要小抱一下,结果某人反应迅速地拖走少女。

“啧。”众人唾弃。

早苗也跟着念:“小气。”

但紧接着,她又冲面对着的众人笑一下,转身环上青年的脖颈。这两年太宰治越发高,早苗维持这个姿势都需要垫着脚尖虚虚地坠在他身上。

感受到如芒在背,早苗悄悄对太宰治咬耳朵:“最好的只给阿治。”

幼稚鬼终于心满意足。

他抱着自己的大型洋娃娃将侦探社的众人甩在身后,踏着明朗的月光离开。

与谢野晶子直摇头:“腻歪。”

“羡慕——”

“直美……你的手在做什么?”

国木田看一眼被扔在原地无人问津的老虎少年叹口气。

行吧,又是他善后。

作者有话要说:绷带真的好涩……

-

以及敦君终于在大结局之后赶来了片场!

会暂时把手头上预计的番外写完再写大家想看的!笔芯芯!

-